• <ins id="hsrpu"></ins><track id="hsrpu"><table id="hsrpu"></table></track><output id="hsrpu"></output>

    <output id="hsrpu"></output>

        新聞動態

        2019:大遷徙,你準備好了嗎?

        發布日期:2019-01-03

        文/楊國英
        這個冬天,不是在寒冷中度過,而是在焦慮中。
        這樣的焦慮,切膚般的焦慮,在我成年后,還是第一次。
        年少時的家國情懷,是為賦新詞強說愁;而身逢歷史大拐點的當下,家國情懷卻是揮之不去的情愫。
        2018,天下事牽連著國事,國事牽連著家事。
        天下事,是全球興起逆資本主義和逆全球化,這其實也是特朗普隱而不宣的實質綱領——作為全球第一強國,美國的一個逆轉身,全球必然變幻紛壇。美國的逆資本主義,就是邊緣化華爾街、強化實體經濟、以及美國中西部地區農民的利益;美國的逆全球化,也是逆資本主義的另一條隱線,全球化的背后推動力是資本,資本是沒有國界的,逆全球化,強調制造業回流,強調中國威脅,中美貿易戰由此而生。
        天下事牽連著國事,天下事紛擾不堪,國事難以自安。于是,2018,在美國發起的強大貿易戰攻勢下,中興、華為首當其沖,陸續成為美方貿易攻擊的靶子,無數外向型的中小制造企業,則更是感到壓力山大,大有不知前路在何方之感。
        國事牽連著家事,國事難以自安,宏觀環境大起大伏,每一個個體又如何安定,所以,2018,從個體財富的角度看,普遍性的工資難增、就業難找,樓市不振、股市大跌,毫無疑問,2018是個體財富的悲嘆之年。
        02
        2018已過,2019已來!
        預判2019,要有一個基本前提。當下美國的逆轉身,是結構性的,當下難以改變,至少在特朗普的任期內難以改變,美國的逆轉身,又必然對當下全球造成巨大震動。而當下的中國經濟,一是外部貿易沖突,這也是結構性的,二是人口等紅利消逝、產業結構亟需轉型,這更是結構性的,短期內也極難改變。
        上述兩大結構性,是預判2019、以及未來5—10年的基本前提。而忽視了這兩大結構性的前提條件,那么,任何邏輯推演的預判,均好比盲人摸象,不識全局,謬之千里。
        2018,全球大勢未變,大沖突或許會稍緩,小沖突或許更加頻繁。側重于資產端,美股的結構性下跌不會改變(我在2個月前專門寫過文章),我國股市或許有小反彈,而樓市則大概率會小跌——一句話,所有的發達國家和所謂的新興經濟體,資本的回報率,投資的回報率,都不會再有太大的驚喜。
        03
        2019,驚喜在哪里?
        2019、以及未來的3-5年,驚喜只會在欠發達國家和地區。
        其實,在過去的30—50年,歐美日等發達國家,其國內的資本回報率,是大幅向下的,美國通用汽車的破產、日本東芝的資不抵債、英國捷豹賣身印度塔塔……這些曾經的一流企業和一流品牌,之所以每況日下,核心也是緣于成本急劇上升導致的資本回報向下、直至為負。
        發達國家國內的資本回報率向下,通過什么進行彌補,只能通過海外的投資、尤其是對落后國家的投資,包括人力資源、技術資源和資本資源的輸出,而獲取遠高于國內投資的收益——所以,過去幾十年的全球化,本質是發達國家資本推進的全球化,是發達國家資本逐利欠發達國家的全球化,而在上世紀90年代日本經濟進入“失去的20年”后,其國民生活水平之所以還能保持高水準,本質也是日本通過對海外的持續投資,在資本的形式上,在海外又構建了一個日本。
        走出去,前往低成本的國家和地區,去挖掘全新的商業機會,去讓人力和資本增添勢能——這將是2019年、以及未來10年的主旋律。
        04
        走出去,并將之視為國策,最早是11年前的十七大提出。
        在過去的10年間,中國企業的走出去、中國人的走出去,相比改革開放的前20多年,其規模是明顯加速的,在全球,已經基本形成了一股不可小覷的“中國力量”。
        但是,這還遠遠不夠,既往走出去的中國企業,是以規模企業、尤其是國有企業為主的,既往走出的中國人,是以有下南洋和下西洋歷史的廣東人和福建人為主。
        而從2019開始,越來越多的中國人,將加速涌入東南亞和非洲,在那里尋找人力資本、技術資本和資金資本的洼地,創業的創業,就業的就業,這些新興的欠發達國家和地區,將會給中國人帶來全新的機會和成功的可能。
        我國經濟的實質性下行,應該是緣于2014年,這一年,我國的稅后資本回報率僅有2.7%,而這從一年開始,盡管沒有公開的市場數據,但是,大概率是逐年下降的。換一個思考問題的角度,你身邊的人,在過去幾年,做生意的,有多少人能賺更多錢的?就業的,有多少人工資大增的?
        幾乎沒有!至少,我身邊的朋友是沒有的!當世道變得賺錢很難,騙錢的就會變多,P2P、ICO、眾籌、傳銷……種種騙局,不一而足!
        05
        百年一次的大遷徙,不管你承認或不承認,當下已經加速到來,你準備好了嗎?
        上一次,中國人的大遷徙,是一百多年前的清末民初,其時,戰火紛飛、生靈涂炭、民不聊生,沿海地區福建人和廣東人,拖家帶口,家族一連一串,下南洋、下西洋,流離失所,在海外從最低層最苦役的勞工做起。
        華人是極具生存毅力的民族,這一點堪比猶太人,一百年前奔赴海外謀生的中國人,僅僅用了兩三代人的時間,就取得了嘆為觀止的成績,僅僅在東南亞地區,今天的華人,已經掌握了超過60%的財富——海外華人的勤奮、拼搏、節儉,重視教育——金邊的端華學校,學生總人數過萬,是全世界規模最大的海外華文學院,是100多年前遷移到柬埔寨的廣東潮州人集體創辦(潮州會館)的,迄今已有104年的歷史。
        而這一次,奔赴海外的中國人,數量將更為龐大,將不僅僅是福建人、廣東人和浙江人,他們奔赴海外,奔赴東南亞、非洲這些落后國家和地區,將不再是逃難,而是尋找更好的未來,體現更大的人生價值——他們的專業特長,在國內或許已極為尋常,但是,在海外,他們或許可以改變當地的生活和生意,他們的資本,在國內或許僅夠開一家咖啡店,但是,在這些欠發達國家,他們或許可以創辦一家優秀的企業。
        這就是勢能!物理空間的勢能,在人力、技術和資本的領域,也同樣成立,換句稍顯俗套的話,這也是降維打擊。
        大遷徙,在市場經濟的邏輯下,任何國家在資本回報率下降之后,均會向外圍尋找空間,200多年前的英法如此,100多年前的美日如此,50年前的韓國臺灣亦如此。
        大遷徙,在改革開放的過去40年,中國人已經完成了從鄉村向城市的大遷徙,而未來,將會切換到從國內向海外的大遷徙。
        2019,百年一次的大遷徙已經到來,年輕人,鼓起你的雄心,收拾好你的行囊,起程!
        bbin体育比分
      1. <ins id="hsrpu"></ins><track id="hsrpu"><table id="hsrpu"></table></track><output id="hsrpu"></output>

        <output id="hsrpu"></output>
          1. <ins id="hsrpu"></ins><track id="hsrpu"><table id="hsrpu"></table></track><output id="hsrpu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<output id="hsrpu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玩三公几个人玩比较好 可以玩三公的棋牌游戏 胆是什么意思 心水资料6肖6码 内蒙古时时玩法 福彩欢乐生肖怎么玩 时时计划稳定版 新疆时时走势图经网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 明仕亚洲 官网 mg电子网站有哪些 最优秀的投注法 极速赛车pk10精准计划 重庆时时杀一码 彩票店合作协议 北京pk10直播网站